当前位置: 首页  海外学生事务 Overseas Students
 
 

我的内地求学故事

 
发布时间: 2017-06-30    浏览次数: 15
   
 

厦门大学经济学院 刘玮嘉

  

秋去春来,今年已是我在厦门求学的第三年。

在准备大学考试时,老师们都说大学是自由自在充满精彩的世界,在老师们的言语下对大学生活充满了憧憬,想象着那是怎样的一个天堂——没有繁冗的课业,没有紧张的脚步,没有数不清的考试,有的是多到可以放空的廉价时间,有的是悠闲自在的生活,绿荫小道间的静谧,小桥流水般的诗意,花丛锦簇间的肆意芳香,让我非常向往。

然而,大学的开始并没有想象中的这么愉快。由于要按照一年级的成绩排名来选择院系的专业,我的大一成为了我的第二个考试年。在结束了高数两册书之后,悲痛地发现还有数学课——线性代数。在和室友们捂住脸痛哭一晚之后,打起精神迎接大学生涯的第二门数学课。

我的线代老师——陈桂芝老师,是一名来自遥远的东北沃土的资质大方的中年妇女,因机缘来到了气候宜人的厦门定居,而缘分让她成为这门课的第一名海外班老师。

陈老师每次课都提前许多来到教室,身上穿着衬衫和棉麻裤子,配上舒适的棕色平底鞋。进教室后缓缓地放下肩上的黑色皮包,开启教室的电子设备后便坐在椅子上,戴上细框眼镜,翻开备课资料。她总是把头发整齐地往后梳成低马尾,眼镜下的大眼睛全神贯注地看着资料。即将上课时,她便站了起来,看着大家温柔地说一句:“好,我们上课了。”

一支粉笔两袖清风

为了了解我们的学习能力和知识的扎实程度,陈老师与平时数理科目的教授方法不同,前几节的课程进度都比较慢,把课件的跳过的计算内容都一丝不苟地写在黑板上向我们慢慢解答,不时环视着同学们,微笑地问我们:“这道题目可以理解吗?”,“这样讲听得懂吗?”。如果观察到有同学轻微地摇头,她便耐心地再把疑难点重复一次,如果观察到同学们点头,她便心头放下大石头似得继续讲解下一个知识点。在老师的循循善诱下,我开始走上了学习新知识的道路,对线代的恐惧也没有那么深了。

三尺讲台四季晴雨

课前或课后,老师都会略微等待,留些时间解决同学们对线代的“疑难杂症”。每次资质平庸的我拿着问题战战兢兢得走上讲台向老师询问时,都思考着这题会不会问得太浅显没有水准。陈老师却戴目倾耳,在听完我的问题后,她便认真地分析我的解答过程,深入浅出地为我讲解道:“孩子,你看,这里是不是矛盾了?应该这样写才对……”,接着在我的草稿纸上工整地写下了她的解答。无论提问的是什么学习层次的同学,老师都会因材施教,如果同学提出简单的问题时,便给那位同学多巩固下知识点;提出的较困难的问题时,她便给同学扩展下知识点,讲解不同的解题方法。在老师的亲切的解答氛围下,我在之后的学习中,渐渐地,遇到任何疑问时会毫不犹豫地向老师提问。

加上五脏六腑,七嘴八舌九思十分用心

当陈老师看到我们一头雾水的时候,她便为了我们岔开话题,从讲台中心走到旁边,抑扬顿挫地对我们说:“我跟你们讲一件事情……”。此时,座位上的听得晕乎乎的我立马就放松了下来,然后陈老师开始分享她的人生经历和家庭趣事,“我呀,最近遇到了……”、“我儿子呀,最近刚工作……”、“我的儿子呀,最近恋爱了……”,当我听得饶有趣味时,陈老师却把话题一转——我们接着讲解刚刚那题噢。老师这种“劳逸结合”的上课方式让我上数学课紧张的神经舒缓了下来。

有一次课间陈老师提到:“我每次跟以前教过的学生打招呼时候的会很难过,由于我的记忆力很好,教过的学生大都记得他们,我们迎面而过的时候我都笑着跟他们打招呼,但是他们却有意或者无意假装没有看到我。”尽管如此,我也没有期待在教授过的众多同学中她会记住表现平平的我。然而,在结束课程的一年后,我在路上遇到了陈老师时,出乎我的意料地,她突然对我笑了笑,于是我也笑地向老师挥了挥手,说了声:“老师,好久不见啦!”。

黑发积霜织日月,粉笔无言写春秋。在大学里,虽然我们相处仅仅一个学期的的时间,但庆幸遇到这么一位亲切的老师让我在面对一门困难的科目时,找到了前进的方向。


 
 
 
 
©2004-2012 厦门大学学生工作部(处) 厦门大学备案号D20007     管理登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