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  主题活动  南强青春讲坛
 
 

“我的厦大故事”演讲会(续五)

 
发布时间: 2011-04-26    浏览次数: 83
   
 

凤凰涅��的那片红

 

   艺术学院音乐系2009级本科生        

 

认识你在岭南的冬季。

你身旁的相思树蓊蓊郁郁,

埋头抒写,密密麻麻的心事。

你,磊落的枝条将晴空定格。

高贵,不需要语言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-----------题记

初入厦大,印象最为深刻的便是那蓊蓊郁郁的花朵,不知其名,却甚爱其花。火得那么鲜艳,那么耀眼。不由让人想到白居易的“日出江花红胜火,春来江水绿如蓝”。伴着这火红的花朵,我自信洒脱的迈入了厦门大学的校门,心中装着如此花般火红的满满的希冀,憧憬着未来。

后来,得知此树名曰凤凰木,此花名曰凤凰花。花开两季,一季送旧,一季迎新。想来便是极富人情味的花了,就连名字也取得如此浪漫。凤凰木,栖凤凰,不知是否有男子如司马相如般的在树下低吟“凤兮凤兮归故乡,遨游四海求其凰”。于是,每日上课途中定会欣赏道路两旁的凤凰木,心里会如孩童一般的的关注着花朵的数量:一朵、两朵、三朵・・・・・・犹如我汲取的知识一样,逐渐丰满和充实。可是,花开满之时,我的知识还只是杯水车薪,但是,她得凋谢了。我站在秋暮的风中,任衣袂翩飞,花落枝头。火红的花朵已溃败,不再光鲜亮丽。但是,我仿佛遥遥听到了花的诉说――落红不是无情物,化作春泥更护花。

日日陪伴我的凤凰花已不再,但我的学习之旅依然还要继续。于是,我日日背着我的琵琶去琴房练琴,天天抱着书本去教室学习,只是,看到路旁光秃秃的凤凰木枝干,心中余下一丝叹息。在那段护花的日子里,我没有凤凰花陪伴,读书学习,抚琴学律,时间一久,我似乎都要忘记她的样子了。直到春初的一日,我在芙蓉湖畔的草地上,看到一朵火红的花朵。我欣喜若狂,拾起花朵,却不是凤凰花;但是那种红,却是似曾相识。在满地绿色中,那红犹如烽火燃烧。原来,此树名为:木棉。

求学的道路,不可能一帆风顺,失意之时,我静静坐在漳校的芙蓉湖边,看着波心荡漾的湖水,感受着比湖水还冰凉的心。若是凤凰花还在,姑且可以以花慰藉。此时,一朵木棉絮絮然飘落我的肩头,我顿悟:春泥不止护此花,那花更比此花艳。原来,她一直在我身边陪伴着我,从未离开过。即使木棉谢了,我依然还拥有朱槿花,同样的红,同样的鲜艳,同样的给我慰藉。于是,在厦大的“红“中,我安适的学习生活着。

不记得擦过多少汗水,不记得流过多少泪水;也不记得受到多少赞许,不记得露出过多少自信的笑容。但是,我却记得那红的颜色,如此鲜艳夺目,催人奋进。如同我现在的心一样――激情澎湃。

又是一年夏日炎炎,我抬手遮住刺眼的阳光,只是,这次的我没有站在树下,而是站在芙蓉湖畔远眺那火红的海洋。凤凰花又开了。如浴火重生的凤凰般,又以傲人的身姿挺拔的站在我们面前。花朵开得又繁多了,正如来厦大求学的莘莘学子们一样的络绎不绝。

凤凰涅��,涅��重生。站在这片红中,希冀自己也能犹如凤凰木般的顽强与奋进;回想伴着我一路的那些“红”。心里默默祈祷,愿母校的未来永远如此刻般的美好。

厦大的那片红,永远镌刻在我的心里。

 

六月里,你红硕的花朵,

幻化成阳光下片片彩蝶。

杜鹃啼血,叫断南国风物。

我站在山的那边远远眺望:

春意正浓。

红尘巷陌,照亮多少前路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----------后记

 
 
 
 
©2004-2012 厦门大学学生工作部(处) 厦门大学备案号D20007     管理登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