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  主题活动  南强青春讲坛
 
 

“我的厦大故事”演讲会(续七)

 
发布时间: 2011-04-26    浏览次数: 178
   
 

再见1921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 人文学院中文系2009级本科生    丁媛媛

 

惊蛰的雨敲响了前奏,一支泠然的曲从半空中悠悠地响起,春寒拖长了尾音,在一片朦朦的雾里你徐徐走来,带着岭南的湿气和绿意,你衣角的颜色青翠欲滴。

我踮起脚尖,翘首回望,我看见你从稚嫩的孩童长成挺拔的少年,成熟的中年,你一身月白的长袍不曾沾染湿漉的泥,脚下的路渐渐淡褪成浅浅的青色,你独自撑着伞,恰似走在水墨蜿蜒的画中。

 你生于46,我记得,那是落叶松节日,但中华的土地受了苦情,她咬破了嘴唇,血迹很深,那永远烙着时间印记的皮肤上也有着深深的指甲痕。

清明的雨和英魂是你前世的记忆,一个夜晚的轮回你重又新生。你诞生的时候带着沉重的痛,你肩上扛着烽火时代的全部向往,你流着血忍着泪,你说我要给这中国一个通往光明的指导。

战火从大陆的另一端蔓延至此,鹭岛被枪炮声包围,你暂别了她,并知道那是为了未来长久的相见。

后来你回想起长汀的八个春秋,山区宁静的夜的表面下你并不宁静的心,孤苦的支撑中星辰般微小的希望。那是怎样的岁月啊,每一个醒来的清晨怀着的杳渺期望,每一个辗转的夜晚纠缠的梦魇,都深深地刻在你的记忆里,灵魂上。

可是转过山转过水转过无数泥土地中国依然在,明天依然在,你依然在;受了伤受了苦受了难中国活着,明天活着,你也活着。

活着,就是一切。

然后你回来,在1945年,带着满面尘土,带着硝烟味道,带着血迹斑斑。

白墙绿瓦依如是,青砖石板依如是,凤凰芙蓉亦如是。

只是后来啊,厦大你长高了,走过的足迹渐远了,群贤换了红色琉璃,你脱了月白长袍。

几十年的时光流去,春花秋月都老了,你是否还记得,多年前那一群从山坡上骑着单车冲进白城海滩的年轻人?你会不会偶尔想问,他们如今去了哪里?

2009年第一天凌晨五点,我在演武桥上,深沉黑暗中第一次遥遥地望见你。我不敢靠近也不愿靠近,只盼就这样静静地听着那近在耳畔的海潮声,雄浑又温柔的海潮声。

它是来自灵魂深处最坚定的呐喊,生命中的涨潮退潮伴着这样的呐喊永不停息,我知道,我们都活在这永生的水和这样的潮汐之中。

再后来呢?

再后来,我听过南普陀的暮鼓晨钟,看过它的香火缭绕,我见了尘世繁华与极乐净土的完美融合。我走过翠堤春晓,走过栖霞凌波,我站在凌云之上俯瞰回不去的过去,触手可及的现在和遥远的未来。

而你,就是我的过去、现在和未来。

一生之中再不会有现在这样的时刻,一生之中再不会有比此刻更深沉的情感。我走上了一条比记忆更长的路,我是一个朝圣者但并不孤苦。

那个站在一片红色光芒里的人是谁?他微笑着带我走远。我在倾滟的羽殇里再次望见那场百结满地的梦,梦里你卷走风的呼吸,带去云的叹惋,我看见你旖旎的容颜,迷乱了光与暗。

我仿佛看到多年后的你和我,在两个相互交错的世界中优雅穿行,那时我们回想起此刻,该是怎样的表情?

我向1921挥别,他是初生的婴孩,笑靥纯净目光澄澈。我爱他的无邪天真,可我更爱你――你这已成熟的睿智眼眸,你这已成长的有力臂膀。

你的灰砖红瓦琉璃绿,白城碧海浪砂金。你令人迷醉的火红凤凰歌唱着盛夏和骄阳。你沉沉地睡又施施地醒,转过九十个春秋的轮回仍屹立于海峡之滨、演武场旁。

 你是我的梦。

 

 
 
 
 
©2004-2012 厦门大学学生工作部(处) 厦门大学备案号D20007     管理登陆